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構想 漫談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 以及系統相對平衡運動調節給藥

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構想

漫談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

以及系統相對平衡運動調節給藥

                             撰稿人:王科甲

摘要:當人體生命系統內部出現不平衡運動的某方面故障(病態),我們要給予外部干預時,我們如何將生命特征之一的,人體自身內部的各大系統之間的自動平衡補償調節(各大系統內部直到最小的細胞組織,都有自我修復和代償功能,)等等共同結合在一起,組成一個臨時的生命運動平系統。就是說,要給予的外部干預只是部分的功能,是隨機變化的,及時適當的補償或者制約,改善系統整體不平衡狀態,保護或者發揮各大系統內部直到最小的細胞組織,都具有的自我修復和代償功能,使人體生命系統整體恢復正常的平衡運動。我們暫且定義為“系統平衡醫學”。 中醫叫求 “陰陽” 平衡之本的治療思想。

這種醫療思想和出發點,在對于慢性病和疑難雜癥的治療中,以及康復治療和健康長壽指導中,顯得很有意義。醫學走過戰爭年代和戰后艱苦重建時代,在世界進入相對和平年代的持續穩定,人類醫學和醫療才從特征性強的“創傷學”,“急救學”;“細菌學”,“職業病學”,開始轉向應對慢性病、繁多病因的疑難雜病和健康長壽上來,這個時候,“系統平衡醫學”理應顯現。

然而,要給予外部干預的功能是什么?什么規律?那些因素?量多少,時間多長?如何才能保證組成一個合理的臨時生命運動平衡系統。等等都需要給出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數學模型來計算,或者是估算,或者是概念指導。

中醫理論找到組成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的各大系統,以及各大系統在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中的功能表現形式,以及他們之間組成生命運動功能的相互聯系、相克相生、相輔相成、相互制約、相互轉化的規律。讓我們踏入了人的自身生命可琢磨的境界,也提示我們,這就是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框架的理論基礎。

經過近20年義務的實踐證明,按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理論,和人體自身生命平衡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框架來診斷程序和制定湯頭組方,其醫療效率是可觀的。相信他會給人們帶來價廉物美的社會效益,和新的中醫事業發展前景。

關鍵詞: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系統相對平衡運動調節給藥

   “平衡是相對的,不平衡是絕對的”,“物極必反”等等,都是自然界中一切事物運動和發展的普遍規律,人體生命運動同樣遵守這些規律。人體生命為了適應不斷變化的不平衡的外部生存環境,和適應人體生命運動中出現的不平衡對抗的需要,人體自身內部不僅具有一套防御系統,而且還具有一套自我自動調節補償的功能機制。他包含了許多方面的內容,作為醫學研究對象是以生命形式存在的個體生命運動系統,也就是說,只談人體自身內部組織各系統的平衡調節運動,和不平衡運動的醫學表現。找出其規律,有效的保護人體系統的平衡調節運動,完成社會賦予他的歷史使命,達到健康長壽目的。

人體以有生命機器存在時,是不能等同于自然界中人為制造的物理機器來看待的。兩者相同的是,都具有為實現對外的功能,而有意識(有人為思想指導)的補償調節,到達適應對外不平衡對抗,需要達到平衡的適應能力。不同的是,物理機器出了故障時,就需要自身以外的安排來維修補救,是被動的,自己是沒有自動自我解決能力的。而人就不同了,當人體健康出了故障時,除了需要一定程度的自身以外的醫療補救維護外,還具有,只有人體才具有的,那就是人體自身內部的各大系統之間的自動補償調節,各系統內部直到最小的細胞組織,都有自我修復和代償功能。當人體內部的某方面出現不平衡時,他們能夠在無意識條件下,自動的去完成任務,讓人體恢復健康或者靠近健康。這就是他的生命形式表現的顯著標志,隨著生命的存在而存在著,始終具有自動補償調節主動權。而且還有自我繁育的生命延續功能。這是有生命和無生命機器的重要區別。找出這些生命功能,研究他的規律,采取措施和方法來保護,或者是恢復這些生命功能,保證人體生命系統平衡運動的健康體態,高質量的繁衍生息,是整體醫學研究的主要任務和目的。

在這里,我們著重談內、外結合,保證人體生命系統平衡運動的醫療思想。也就是,當人體生命系統內部出現不平衡運動的某方面故障(病態),我們要給予外部干預時,我們如何將生命特征之一的,人體自身內部的各大系統之間的自動平衡補償調節(各大系統內部直到最小的細胞組織,都有自我修復和代償功能,)等等共同結合在一起,組成一個臨時的生命運動平衡系統。

這種醫療思想和出發點,在對于慢性病和疑難雜癥的治療中,以及康復治療和健康長壽指導中,顯得很有意義。醫學走過戰爭年代和戰后艱苦重建時代,在世界進入相對和平年代的持續穩定,人類醫學和醫療才從特征性強的“創傷學”,“急救學”;“細菌學”,“職業病學”,開始轉向應對慢性病、繁多病因的疑難雜病和健康長壽上來,這個時候,“系統平衡醫學”理應顯現。

然而,要給予外部干預的功能是什么?什么規律?那些因素?量多少,時間多長?如何才能保證組成一個合理的臨時生命運動平系統。等等都需要給出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數學模型來計算,或者是估算,或者是初級階段的概念指導。在生命科學的意義上說,沒有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數學模型,人就不能把握自身生命,仍然是處在自然消亡的迷茫中(拋開社會政治、經濟等對生命的影響)。沒有總體的科學系統依據,以致于許多的醫療行為仍然處在盲目的隨意性階段。

從哪去找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的理論依據呢?

中醫是從認識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規律出發,找到組成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的各大系統,以及各大系統在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中的功能表現形式,以及他們之間組成生命運動功能的相互聯系、相克相生、相輔相成、相互制約、相互轉化的規律。這種理論架構,忽略各單體或者單細胞的結構,以及他在小系統內獲取營養生存,或刁亡的過程表現等等。在一定研究意義上說,是主動或者是暫時的放棄,把這些內容交給小系統內的自我完善功能去補償或自動實現調節。只要人體生命整體系統是平衡正常運動,就能夠滿足這些局部小系統功能發揮作用所需要的條件,他就可以慢慢的修復或者恢復原來的健康狀態。反之,隨著進入人體生命的高齡,各大系統的不平衡正常運動越來越突出,小系統內的自身完善補償或實現調節的功能也受到影響而衰減,同時又反過去影響著大系統的平衡正常運動。按這個理論來調整人體整體生命平衡運動,就實現了生命的各大組合體同步衰竭(調亡),走向自然消亡死去的生命過程。

因此,中醫對人體病癥的治療方略是求人體整體系統功能(具有模糊性)上的相對平衡(即陰陽平衡)。寒者溫之,熱者寒之或者發散之,風者散之,燥者潤之,暑者溫涼之,濕者祛之(或者燥之,或者利之),水者逐之或者汗之,毒者解之或者以毒攻之,瘀者驅之,結者軟化而散之,實者瀉之,虛者補之,虧者益之,損者添之,腫脹化之·····。雖然這些屬于功能性的操作方法也帶著模糊性,但是,很便于適時調整給藥。只要真正的多觀察,認真思考,熟練運用,是很有效的。

西醫從認識人體物質組合體的各組織系統結構出發,找到故障部件,以便及時的更換某故障部件,或者找出各組織的生命指數(經驗性質指數),單純的補償某損失的單體元素,來保證人體的物質性部件組合恢復常規運動為目的,也顯示出了其特有的醫學意義。

因此,西醫對人體病癥的治療方略是,元素缺者添加之,細菌危害時就對應剿殺之,損者手術修補或者換之,壞者切除,腫塊切除,·····。在某些特征性強的,或者是特殊條件下的搶救醫學實踐中,或者是人體部分功能遭到破壞性損害的病例中,其醫學效果非常的顯著,顯示出了巨大作用和信譽。但是,這種單一的、孤立的行為,有可能導致破壞了人體的整體生命系統的平衡運動,潛伏新的危機,或致命走向死亡。因為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出整體生命系統(或者是局部系統)與各單體結構的準確函數數學可計算模式(或者是人體自身的生命修復能力的數學可計算模式),也就不可能很完善的顧及到對其他部件(或系統)的影響,而出現更換部件(或者補償元素)時損害其他組織部件或功能,破壞了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導致短期會致命,或者是較長一個時期的保命。

在某些特殊環境條件下和特殊病例中,西醫這種醫學思想和醫術行為也是很需要的。而且有許多情況也是為保證系統平衡的特殊需要,許多方面同樣具有人體生命系統整體平衡運動的意義。例如:在受到病菌的強大侵擾時的特征病例,采用各有效的單純抗菌素來治療,對細菌進行重點圍剿,實踐證明是非常正確有效的手段。一旦控制了細菌的肆虐,整個系統的平衡功能就會立即恢復正常工作,開始對人體生命進行平衡運動而逐步健康起來。在這種情況下,也有一個適當的控制適度的問題。如果過敏、過量或者是亂用,都會出現不堪設想的不良后果。

只要是帶強制性的人為干預,不論是臨時性替換的短期行為,還是長期的置換。都要影響或者破壞人體整套生命系統的平衡運動過程,是帶病的或者是帶著傷痛的生命系統運動。這只是一種特殊情況下的醫學拯救行為,不能代表生命高質量運動的健康保護整體醫學思想。

以《黃帝內經》為代表的中醫理論,從認識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規律出發,找到了組成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的各大系統,和以及各大系統在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中的功能表現形式,以及他們之間相互聯系、相生(包括太過、不及)、相克(包括反克、逆、厥),熱極必寒、寒極必熱、相互轉化,相輔相成,相互制約的有機生命組合體的生命運動規律。如“者,生之本,神之變也,其華在面,其充在血脈,為陽中之太陽,通于夏者,之本,魄之處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陽中之太陰,通于秋者,主蟄,封藏之本,精之處也,其華在發,其充在,為陰中之少陰,通于冬者,罷極之本,魂之居也,其華在爪,其充在筋,以生,其味酸,其色蒼,此為陽中之少陽,通于春大腸小腸三焦膀胱者,倉廩之本,營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轉味而入出者也,其華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其味甘,其色黃,此至陰之類,通于土。凡十一藏取決于也。”,“生筋,筋生(肝生心),肝主目(心生脾),心主舌生肉,肉生(脾生肺),主口。肺生皮毛皮毛(肺生腎),肺主鼻骨髓(腎生肝),腎主耳”,“藏神,藏肉,腎藏志”,“傷筋;酸傷筋勝酸。傷氣苦傷氣,咸勝思傷脾傷肉;甘傷肉,酸勝甘。憂傷肺皮毛皮毛苦勝辛思勝恐傷血;咸傷血,甘勝咸。”;“五藏受氣于其所生,傳之于其所勝,氣舍于其所生(筆者注此處改為:氣舍于生其所),死于其所不勝。病之且死,必先傳行至其所不勝,病乃死。此言氣之逆行也,故死。肝受氣于心(肝生心),傳之于脾(肝克脾),氣舍于腎(腎生肝),至肺而死(肺克肝)。心受氣于脾(脾生心),傳之于肺(心克肺),氣舍于肝(肝生心),至腎而死(脾克腎)。脾受氣于肺,傳之于腎,氣舍于心,至肝而死。肺受氣于腎,傳之于肝,氣舍于脾,至心而死。腎受氣于肝,傳之于心,氣舍于肺,至脾而死。”·····

中醫按照“綱舉目張”的敘述方法,由“陰陽、五行”來分門別類。按照“矛盾對立統一”, “平衡是相對的,不平衡是絕對的”,“物極必反,矛盾依據一定的條件互相轉化”的辨證思路,結合“日、月,天、地;四季、八方”。從求“陰陽平衡”入手,把人體生命放在自然界的大環境中來研究。先抓各種相關元素的功能組合,找到他們在不同條件和環境下的組合運動狀態,和不正常運動狀態表現。從而,找到他們的組合規律和組合法則。每時每刻都能讓我們象看連續運動的影視作品一樣,看到自然界中的人與自然界并存的生命運動畫面或場景。讓你感覺到是“活” 的生命運動體。

我們運用這個理論,不僅讓我們體驗到了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健康生活的微妙;而且讓我們感悟到了“度日如月,度日如年·····”的迅速增長,或者是迅速消亡的生命過程具體表現,是那么的神奇。她帶著我們從文學形容的模糊境界中,走進了具體的生命過程的醫學發現和掌握中。這里除了對重病和重傷危急病例的搶救外,還有平常生活中的偶然事件,例如人在煩惱透了時刻的生命運動過程,以及對生命的壽命影響進程,都體現出來了。實際上,從脈學中就能捕捉到這些生命變化信息。也就從醫學理論上揭示了心胸豁達,開朗、平和生活的心態能延年益壽的神奇規律,即理論依據。只要將這些規律再進一步的研究,就可以整理成數化表達出來。

這些都表明,中醫理論讓我們踏入了人的自身生命可琢磨的境界,也提示我們,這就是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初步框架的理論基礎。

例如(假設):血液≈{ [(脾)×(胃)2] +(腎)+(肺)+(肝陰)+(心)+(經絡)}/[(肝陽)2+(脾陰)+(性液耗損)3+(膀胱)+(大腸)] [(創傷)3]3

例如(假設):脾≈{ [(心陽/腎陽×(胃陽)+(腎陰)]+(肺陽/肺陰)×(膀胱陽)+(膽陰)+(心包)+(經絡) }/ [(肝陽)×(膽陽)+膀胱陰)+(胃陰)+(肺陰)] (創傷)3

例如(假設):骨≈{(脾陰)+[(腎陽×肝陰/脾陽]+(肺陰)+(膀胱陽)+(經絡) }/ [(性液耗損)2+(肝陽)+膀胱陰)×(腎陰)] (創傷)

例如(假設):壽命≈{ [(先天的五臟、六腑、經絡的健康水平)(優良的飲食、起居、生活、勞作習慣)的積分算式]+(善良、豁達的人生觀)+(優良的生活環境)} /[(創傷)+(性液損耗)3+(過度的勞作)的積分算式+(不良的飲食起居生活習慣)2](天災人禍)3

……

鄭重聲明:以上醫學數學模型框架是沒有認真推敲的假設構想,不能當真論或隨意引用。

如果我們深入、仔細研究,應用現代科學技術處理后,確立其基本的、準確的函數性質和關系。有分支的,有整體的等不同類型的,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是可以摸索和創造出來的。到那時,我們只要把現代醫學實踐摸索到的許許多多具體的生命結構經驗數據,填入這些數學函數公式,就可以計算出我們所需要的人體生命運動的科學數據依據來。甚至可以細化到每一天的人體內生命控制調節,科學地高質量地生活、工作。這對于醫學的發展,對于人類文明發展,都很有意義。

在我們讀到上述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框架的初步設想后,我們清醒地認識到,古中醫只完成了組成人體生命運動的主要幾大系統的基本規律的初步定性認識任務,還有許多深層次的,細致的,具體的,可運算的研究任務等待著我們去做。例如,相生相克的渠道路徑,具體方式和過程,是什么元素在執行等等。也就是要找到信息的產生,傳送,反饋,執行信息的具體元素、路徑、方式(內運算規律)等等。只有把這些都認識到,找出來了,我們才能真正的建立可運算的醫學數學模型。才能更有效地指導我們的醫學實踐。這就是我們要做的,可以與現代科學技術接軌,搭載現代科學技術平臺發展的中醫藥前景和未來。假如:如果說現代醫學的許許多多科學研究已經找到了許許多多的人體生命元素和元素的作用。那么,我們就是繼續的研究,找到這些人體生命元素在人體生命平衡運動過程中的聯系和規律。當然,這種事牽系許許多多的問題,如研究人才,方法,設備·····。

也許我們當務之急,首先要解決系統性認識經絡的研究問題,才有可能真正的進入到談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階段(另文敘述)。

當我們全面地分析認識中、西醫的整體醫學研究面貌后,很明顯地看到了非常有典型代表意義的,極其富有隨人類社會歷史發展機緣巧合的,兩支強大醫學研究隊伍。中醫是先從認識面開始,再去找各局面,再找各局面內的·····。西醫是先從認識點開始,再找與點相關的系統,再找局面·····。顯然他們必定要會在一個焦點上會合,也就是我們必須找到的整體醫學研究的方向,大家都沿著各自的研究思路,朝著一個共同的方向努力,大家會越來越靠近,整個醫學事業會越來越快的發展。這個共同努力的方向,是否就是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還不能定論,在此只作拋磚引玉而已。

然而,就目前來說,她有以下幾方面的意義和需要。

其一、提升中醫理論;

其二、指導和創立新的組方思路,和藥物篩選評價體系;

其三、促進與現代科技和現代醫學接軌。

下面我們談談系統相對平衡運動調節給藥構想。

通過長期醫學實踐中的曲折認識過程,讓我們逐漸醒悟和完善起來。人體生命體是各種自然界物質(元素)的組合體,有一定的依存關系,只找出這些是遠遠不夠的,是不能全面了解和解釋人體生命運動現象的。也在一定程度上告訴我們,必須從另一種角度去尋找,如中醫從功能的角度去認識,找到了生命是由許許多多具有物理、化學特性物質(元素)按生命的特殊規律組合起來的,找到和認識這個規律同樣很重要。同樣的道理,生命組合體在變化了的條件下,在生命運動過程中,也可以生成新的各種各樣的物質來(其中包括生命垃圾)。也就是說,只找出組成生命的各種物質,而不找到生命過程中運用這些物質的根本規律,那是不會知道那類物質成分是生命中所真正需要的,或者是不需要的部分,或者是會造成危害的,以及其需要量和需要的時間。這就如同人們認識了各種維生素和蛋白質對人體的需要,和重要性,但并不能代替人們對各種食品對人體的依賴性和必要性一樣。單純的物質可以提供生命運動的某些功能活動的需要,但并不能支撐整體生命運動的需要。這是因為在自然界的生長的食物中已經完成了多種物質組合的初級生命物質任務(這是在目前的科技環境條件下所不可能替代的),與更多物質組合的高級人體生命體有著直接的銜接關系,更容易或者便于人體吸收或者排出。這些來自大自然環境中的物質,與生命運動所需物質有著天然的源緣。這點在古中醫藥中研究的很具體,如一味藥的多功用、歸多經(例如大黃,味苦,性寒;功用是實熱積聚,蠲痰逐水,疏通便閉;歸經肝、脾、胃、大腸、心包)描述。如果在我們的生命過程中,適時采用從自然環境中的各種有用物質,合理組方,就可以強身鍵體,治病保安康,會更有益于生命的運動。例如,我們在日常生活食品中不停的單一加碘,加鈣等等,不但問題沒得到解決,反而產生了新問題。如果用中藥配方,則可以安全達到健康的目的。所以中醫藥的強大生命力就在于,運用人體生命過程的根本規律,再次將自然界的生長的初級生命物質又一次組合,提取其對人體生命的運動功能需要功能,達到對病體的治療作用。在沒有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前,天然中藥材的與人體生命的自然銜接特性是很有意義的。而如何選擇各種中藥來組方治療疾病,又需要一個簡潔清晰的概念性數學型模式作指導,這就是我們提出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按人體整體生命系統平衡規律,自主組方的初級重要性所在。

提出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有了初步建立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框架的設想后,開始試驗運用于醫學實踐,馬上會遇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那就是如何運用傳統的診斷程序和湯頭組方理論問題。面對今天的醫療市場給中醫帶來的巨大壓力,我們必須迎接這個挑戰,必須大膽的去創新和實踐嘗試。

實際上,傳統的診斷程序和湯頭組方理論都已經有了系統自動平衡調節的理念,如“陰陽平衡”。只是大多數湯頭組方只顧及講局部的陰陽平衡,整體觀不清晰而已。或者說,在論病因時,注意到了“陰陽平衡”。但是,在組方時,又不知道是在方子上就自平衡,還是方中的用藥組合同人體病況相互混合后的平衡。其組方的中藥主次、多少、歸經等,是如何參與人體內的失衡因素來確定,兩者如何組成一套新的臨時性的“陰陽平衡”,怎么恰到好處地解決問題等等。而是以君、臣、佐、使,按性、味的相輔、相制的組方原則,這就相應于現代的一個管理團隊式分工合作,不是參與人體內的失衡因素講系統平衡了。所以,必須從概念上和實際運用的操作上都理順,提出相應的改革思路。

前面我們談到人體的生命平衡運動規律,人體內不僅有生命各大系統“相生相克”等自我完善功能去補償或自動實現調節的生命平衡運動。而且在保證人體的生命各大系統平衡運動的條件下,各大系統內的單體或者單細胞,都具有自我完善功能去補償或自動實現調節。一旦局部遭到可容程度上的損害或者破壞,只要人體生命整體系統是平衡正常運動,就能夠滿足他的功能發揮作用所需要的條件,他就可以慢慢的自我修復或者自我恢復原來的健康狀態。反之,如果局部遭到超極限的損害或者破壞,也會影響或破壞各大系統的平衡正常運動,危害或威脅著生命安全。或者是隨著人體生命進入高齡期,各大系統的不平衡正常運動越來越突出,小系統內的自身完善補償或實現調節的功能也受到影響而衰減,同時又反過去影響著大系統的平衡正常運動。按這個理論來調整人體整體生命平衡運動,就實現了人體生命的各大組合體同步衰竭(調亡),走向自然消亡死去的生命過程。這就是我們在全面診斷獲得人體系統全面的健康信息后,組成處方時要運用的人體生命系統的自動平衡調節理論。

必須重申的是,從診斷開始,到組成處方都貫穿著“人體的整體系統”概念。完全區別于過去的指頭就只醫頭,指腳就醫腳的局部觀念。也就是說,從醫學指導理論就提升了一步。

在這個理論指導下,綜合人體整體系統平衡狀態來自主組方,或者是運用原來的成功湯頭藥理,及其對癥的醫療關系和經驗,重新拓展來組方,這樣的藥方更適應病人的病體系統,對病愈的效果會更明顯有效。如果將古“湯頭”概念化(或者說條條化),或者是直接的照搬、照抄,那樣不僅僵化了原來湯頭的醫療思想,更會影響醫療效果。例如今年9月,在我要出差臨行前的半小時內,一個身患水泡癥的熟人找我,我無時間診脈細查,只好按常規的帶狀泡疹所常用處方開了內服外洗的方子,并囑咐用一天藥無效時就找醫院。后來到醫院檢查,也是按帶狀泡疹的重癥給藥,花了不少的錢,結果越來越嚴重,開始全身疼痛,根本無法睡覺了。我第三天深夜出差回來,在第四天清早,據病人自己查看,長泡的面積還在擴大。經過切脈才知道其人的身體全面健康信息和主要的病源出處,按上述理論只開內服的藥方,服第一副的當天就不`疼了,長泡形勢已得到控制。服第二副藥后,泡就開始消癟,顯露出明顯的療效。又如一位四十多的男患者,經切脈診斷其頸椎、腰椎、前列腺、肝、膽、肺、脾、胃、右腎等都有不同程度的問題,在我說出診斷結論后,他告知前五項已經通過西醫醫院的確診了。對于這樣的復雜病例,更需要運用綜合人體整體系統平衡來組方了。

經過近30年的義務醫療實踐證明,參考人體生命系統的平衡調節理論,和人體自身生命運動的醫學數學模型框架概念,來診斷和制定湯頭組方,其醫療效率是可觀的。

在此要說明的是,傳統的診斷程序和湯頭組方理論仍然是需要的,特別是在藥的功能,性味,歸經的優化組合等等,都給出了許許多多的優秀成果,寶貴的經驗。其實,傳統的湯頭組方理論也有了人體生命系統的平衡調節理論的胚芽。我們只是在此基礎上有所調整和拓展而已。所以,對診斷程序和湯頭組方理論的正確理解和記憶,仍然非常非常的重要。

以上是拋磚引玉之見,僅供參考。還望各位良師指教。

擬稿人:王科甲  

電話:13973501688   郵編:423000   E-mail:[email protected]

                     地址:湖南省郴州市南塔路號老建工局大院二棟101

                                   2009-11-24

第二次修改稿于2010-1-8

 


在線客服

銷售主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銷售主管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比特币和比特币现金区别 一码中特一码中特精选 老快3app 黑龙江时时查询 85122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江苏快三1000期 极速时时是合法的吗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查询结果 海南快2开奖号码 3D开奖号码 十二生肖属性大全 360导航老时时 浙江快乐12选5软件 江苏快3三不同推荐 快速时时计算方法 山西快乐十分走势图派彩电子 极速时时时间